刘涛:雕出琉韵新意境

刘涛(右)走出了一条艺术创作与成就事业相结合的精彩道路

淄博新闻网讯(全媒体记者 徐光莹)在青砖黛瓦、古色古香的博山琉璃园,有一个溢满琉光璃彩、艺术神韵的琉璃艺术馆,里面陈列着琳琅满目的琉璃艺术作品,浸润着优雅静谧的艺术氛围。它的主人,便是博山区最年轻的“国”字号琉璃雕琢艺术家、中国玻璃(琉璃)艺术大师刘涛。

初见刘涛,外表儒雅,言谈简洁,平和、友善和微笑贯穿始终,而艺术家的特质却让他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和睿智,在淡定从容中透露出聪颖与智慧。他凭借激情和天赋,走出了一条艺术创作与成就事业相结合的精彩道路。

出身世家 全心投入

刘涛出生在琉璃世家,他的奶奶是博山美术琉璃厂第一代老艺人,而父亲则擅长灯工琉璃。刘涛就是在这样的家风中,耳熏目染着琉璃的制作工艺,加上他从小喜欢书画,练就了扎实的绘画功底,因此他一经迈上琉璃雕琢之路,便站在了一个高起点上。

他1998年开始在博山大通陶琉从事琉璃产品的图案设计,在学习工作的过程中结识了琉璃雕琢大师张维用,刚认识不久,张老便发现他在琉璃艺术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而他也被张老的琉璃雕琢艺术所感染,在张老的细心指点下,他不仅对琉璃雕琢的历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且在图案设计、雕琢技法、抛光等方面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仅仅四个月便掌握了琉璃雕琢技艺。自此以后,全身心地投入于琉璃雕琢的艺术创作中。

琉璃雕琢,创自中国,肇自清代,博山是其主要产地。琉璃雕琢产品最早出现于清康熙年间,至乾隆时期技艺益精,珍品迭出,清宫造办处曾大量生产以供皇帝赏赐外国使者及文武臣工。“矩凿所至,细入毫发,扪之有棱”的雕琢工艺,代表了当时的最高水平。后来,此技艺流入民间。1957年,博山外贸部门将琉璃雕琢工艺引入博山。经过艺人们四十余年的努力探索,琉璃雕琢这朵传统的民间工艺奇葩在博山生根发芽。

作为博山琉璃雕琢技艺的新一代传承人,从接触琉璃雕琢,到爱上她、痴迷于她,在二十多年的实践摸索中,刘涛不但继承了优秀传统的琉璃雕琢艺术,而且兼收并蓄,融会贯通,勇于突破,厚积薄发,深浅浮雕、俏色雕、立雕、镂空雕等多种艺术手法,都能精准把握;每件作品从选料、构图到雕刻抛光无不营造着出神入化的艺术气韵。他不断地在琉璃雕琢的艺术表现形式上作出新的尝试,也获得了可喜的成功,在业界有“刘一刀”之美誉。他的作品《清音图》获第十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金奖,《秋趣》获“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奖赛金奖等国家级大奖……他本人也从“山东省轻工行业技术能手”“省级高级技师”“省级玻璃(琉璃)艺术大师”一跃成为“中国玻璃(琉璃)艺术大师”。

精妙创意 雕出神韵

“琉璃雕琢,是指在玻璃器皿上以琢磨工艺作出浮雕纹样的工艺品,有单色、套色、多层套色等,在国际艺术史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利用‘套料’的多层烧结技术,把深浅各异的色料雕刻成图案,并剔除多余部分,再精雕细磨,外层具有浮雕效果的深色花纹就在洁白的坯胎料地子上凸现出来,有深有浅,对比强烈却又十分和谐醒目。”刘涛手拿一件白套绿“江南人家”瓶,向记者介绍着琉璃雕琢技艺。

刘涛在艺术创作过程中,发现琉璃也能体现国画中“墨分五色”的水墨意韵,通过不断尝试终于打开了琉璃的“水韵墨工”之路,而且还结合中国画中诗、书、画、印的表现手法和中国画构图,将作品雕刻成一幅琉璃立体水墨画。

两层以上的料色瓶俗称多层套料,多层套料难点在于如何去构思设计。这些年,刘涛不断在多层俏色雕上深入探索,他的得意之作是一件白、绿、白三层套料水净瓶,他依据水净瓶的器型,白、绿、白的料色搭配,将其设计雕琢成一尊白衣观音,手持荷花的观音站在莲花宝座上,面带祥和恬静,衣饰飘逸,在朵朵白色荷花和片片绿色荷叶的衬托下,更显清新素雅的圣洁之美。

琉璃作品虽然存在于静态的艺术结构和形式之中,但是艺术创造者自身的情感与学识底蕴中所洋溢出的生命特征和智慧之光,无不展示着艺术家个性的魅力光彩与人生的庄严睿智。刘涛的琉璃雕琢工艺,不仅在于给琉璃表面的造型艺术提供了一种新方法、新思维,使金刚钻石轮的运用异常娴熟,而且他把多年来无数的琉璃艺术家们所见如此、所传如此、所能如此的创作程序和技法转换后,达到了技、艺、道渗透融合的新境界。

深耕雕琢 志在传承

玉不琢不成器。在刘涛看来,一件琉璃雕琢作品是否上乘取决于选料和设计。一件未经雕琢的作品称为“料坯”,一件好的料坯要看其颜色的浓淡,器型的线条是否流畅、大气。还有就是如何区分“老料”、“新料”,现在“老料”越来越少,没有好的创意他不会轻易去雕琢。一般来说,雕琢技艺经过勤学苦练,都可以达到娴熟的程度,但刻得再好,如果缺乏创意、千篇一律、缺少文化内涵,这件作品就缺少了灵魂。

如何传承、发展琉璃雕琢这门传统技艺,使其在新时代绽放更加璀璨的光芒,一直是刘涛思索、努力的方向。他说:“因为琉璃雕琢的基本功难掌握,程序繁琐,技艺要求高,制作难度大,学习周期长,五到十年都不知能不能培养成才。而如今的年轻人面对诸多诱惑,真正能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刘涛嘴上着急,其实心里是有谱的。他不会因为追求经济效益去带学生,而是打算根据因人授艺的原则,让技术工人先掌握某一项工艺加工技艺,同时加强培养他们的文化内涵、职业道德等,使得他们的作品与个人的文化修养融合在一起。

现在正是刘涛的创作旺盛期,他想沉下心来多出一些具有鲜明地域特色、鲜活城市形象、鲜亮文化品牌的作品,或者表现我国历史上例如“长征”这样的重大题材,用精湛的琉璃雕琢技艺助力文化赋能,为我们的城市多留下一些刻有历史印记、带有城市味道、象征美好未来的精品力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